好几个月前在轻轨上见到的那个姐姐,现在还能时常想起,化着淡妆(或许根本没化妆),皮肤不是化完妆的那种白,非常自然柔和的颜色,侧脸不仅线条优美而且英气逼人,中分,额头两侧的发弯曲着柔和的弧度别向耳后在脖颈处扎着马尾,带着耳机,一手拉着吊环一手拿着手机,看了下界面,在看歌单,眼神里淡定从容,就像此刻音乐给了她整个世界,没有各种聊天消息需要应付,那大概是我20年来唯一感到被掰弯的时刻。

评论